快捷搜索:  

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新区即将转入大规模实质性开工建设阶段

天津公安机关开展扫黑除恶宣传。
  资料图片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事关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天津市委提出: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准备打一场大仗。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

2018年10月19日,天津市委常委会提出:通过三年专项斗争,力争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全部彻底扫清,涉黑历史积案全部清仓见底,无新生黑社会性质组织。

截至目前,天津市共打掉涉黑组织20个,查处恶势力犯罪团伙58个,涉恶团伙503个。共刑拘犯罪嫌疑人5960人,破获涉恶类刑事案件3510起;扣押冻结查封涉案资产13亿余元。

老百姓最痛恨什么就打击什么

今天并非无黑可打,关键在于愿不愿打、敢不敢打、能不能真打、善不善深打

如果时间倒回2016年9月之前,90后王新不相信身边会有什么黑恶团伙,当然,他也绝不会去借钱。

26岁的王新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开了家快餐店。父母给买好了婚房,过着安逸美好的生活。王新做梦也想不到,不到1个月,婚房没了,快餐店垮了,自己也坠入深渊。

2016年9月,快餐店因扩大经营需要5万元资金,走在路上的王新,无意中看到一则“无需抵押,身份证信用贷款”的小广告,随即上门咨询。一名工作人员热情地了解情况后,将5万元现金摆在王新面前,“一个月利息1.5万元。”

“这也太高了!我先不借了。”

几个彪形大汉围上来:“不借也行,交咨询费1万元!交完钱走人!”

为了不吃眼前亏,王新想到个“好”办法:先把钱借走,明天就还回来。然后,他被要求抱着5万元现金、手持自己的身份证拍了一张照片,签下5万元的借款合同后,拿走了3.5万元。

第二天一早,王新返回贷款公司要求还款,听到的却是:提前还款属于违约,要交违约金19.2万元。“这是敲诈!”王新急了,转身要走,四五个大汉迎上来,将他打倒在地。几分钟后,一个自称刘经理的男子进来,“你欠的19.2万元,我帮你还。”

王新被戴上面罩、塞入汽车,带到一栋居民楼里。“你的欠款合同转到我公司了,1个月,连本带息,到期还40万元。”刘经理说。王新一听吓坏了,“我没钱……”话音未落,招来一顿拳脚,还被关进“狗笼子”。几天过去,实在熬不住的王新只得将婚房抵押出去。

人放回来了,却瘦脱了形。母亲几次逼问,才知实情。2016年10月初,王新母子报了警。

案件被提交到天津市公安局红桥分局的周例会上,“近期涉及小额贷款纠纷的报警急剧增多,这并非简单的民间借贷纠纷。”红桥分局随即成立专案组,一个以穆嘉为首的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穆嘉于2015年初非法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在高档社区、写字楼租用房屋,以经营放贷业务为幌子,违法敛财。

穆嘉团伙组织严密、成员层级分明。公司下设业务部、风控部、催收部。业务部散发广告、发微信朋友圈招揽客户;催收部以客户信息有瑕疵、违约还款等为由,拘禁、殴打、恐吓客户,敲诈钱财。对其雇用的人员,采取殴打、强迫吸毒等方法防止脱离公司。他们以“小额贷款公司”名义广撒网,一旦有人上钩,“套路”紧随其后:先制造民间借贷假象,再签订对受害人明显不利的合同,直到受害人被吃干榨净、倾家荡产。

“‘套路贷’的可怕之处在于,犯罪嫌疑人假借民间借贷之名,善于利用法律规定制造有利于自己的证据。”红桥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于泽介绍。

穆嘉一伙自学法律,还雇律师出谋划策,他们甚至会主动报警,制造与受害人有民间借贷的假象。为逃脱法律制裁,他们多采取关“狗笼子”、喷油漆、威胁受害人家属等不易造成严重人身伤害的手段。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即将达到法定时限,他们就带着受害人到派出所门口,在监控视频下转上一圈。

“如果公安机关认知不足,以借贷关系纠纷或轻微伤为标准处理案件,他们就更加有恃无恐。”红桥分局法制支队副支队长韩德浩说。

一方是涉嫌有预谋有组织的犯罪,一方是无还手之力的群众。穆嘉团伙涉案受害人遍布天津,积累的非法财富越来越多。

2016年10月28日,红桥分局集结40余名民警,抓获以穆嘉为首的涉嫌犯罪团伙20余人。现场查获涉案仿64式手枪1支、子弹10发、电警棍1支、辣椒水喷雾1瓶、验毒试剂板及涉案账册若干。

2018年8月30日,天津市红桥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9月26日,红桥区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穆嘉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4年,其他团伙成员也都受到法律制裁。

2018年10月,天津市委政法委组织市高院、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市司法局总结办案经验,出台《关于防范打击“套路贷”犯罪的指导意见》,完善类似案件标准指引,规范刑事案件办理程序,建立“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强化预测预警预防。

“事实证明,今天并非无黑可打,关键在于愿不愿打、敢不敢打、能不能真打、善不善深打。我们态度坚决,老百姓最痛恨什么就打击什么,老百姓反映什么最强烈就整治什么。”天津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负责人说。

绝不允许黑恶毒瘤破坏营商环境

有黑必扫、有恶必除、有乱必治、有“伞”必打。治乱出清,换来朗朗晴空

天津港位于渤海湾西段,背靠雄安新区,是京津冀的海上门户,每年有超过5亿吨货物在这里集散。

看好这片热土,万科物流发展公司通过法院拍卖,获得港区内中基仓库166亩土地的使用权。公司北方片区投资总监周建宁没想到,2018年4月25日,他们组织机械到此施工,却发现这里堆满了集装箱。

“一群自称世纪隆源公司员工的人上来威胁、阻拦。他们开价2000万元,不给就不走。我们拍下土地已经花了1亿多元,再不施工,损失就太大了!”无奈之下,周建宁报了警。

绝不允许黑恶毒瘤破坏营商环境。

2018年5月28日,天津港公安局成立专案组,破获以刘振刚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案件。

经查,刘振刚犯罪组织以6家公司为依托,网罗一批无业游民,滋扰工程建设,榨取施工单位资金,暴力殴打施工人员,阻挠企业对货场改造,并通过向相关国有企业负责人行贿,非法占据港区内三处约5万平方米土地,接连实施针对天津市重点工程——进港三线铁路和万科集团仓储项目的敲诈勒索犯罪和破坏生产经营犯罪。

治乱出清,换来朗朗晴空。

瞄准建设智慧港口、绿色港口,天津港打响降费提效攻坚战。2018年10月,世界银行发布营商环境报告,中国总体排名比2017年上升32位,列第四十六名,创最好水平。“这份报告以京沪为样本,港口是一大指标。作为北京的出海口,我们很自豪。”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褚斌说。

2017年底,家住北京的张蒙准备买车,无意间在网上看到自称平行进口汽车销售的“诚而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广告,自己心仪的一款汽车,大概比市场价便宜10万元。

张蒙兴冲冲来到位于天津滨海新区的诚而信公司,销售人员先让他看了车,“交完车款,签了合同就可以提车。”钱到了销售人员手里,对方却变脸了,说合同中有“强制三包、消费税、仓储税”,还得再交10万元才能提车,若不交钱,则需支付车价的10%至20%作为违约金。

天津平行进口汽车销售量占全国八成,案件引起高度重视。滨海新区政法委牵头,13个部门参与,将2016年以来接报的涉及平行进口汽车销售警情全面登记造册,一一梳理分析,排查出20余起疑似刑事案件。

“此类案件严重侵害群众切身利益,损害经济发展环境,被市扫黑办列为督办涉恶案件。”滨海新区公安局开发分局副局长管礼震介绍,拿诚而信公司案来说,民警奔赴云南、湖南、吉林、河北等20多个省区市,对30多名被害人、证人调查取证,将涉案人员全部抓获归案。

针对平行进口汽车销售存在强买强卖、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天津开展了为期6个月的全市专项整治,破获诈骗案件44起,打掉诈骗团伙4个。市扫黑办督促有关地区和部门,深化案件线索摸排,健全长效治理机制,出台了《关于加强平行进口汽车经销管理专项整治的实施方案》。

边扫边治边建,滨海新区接报涉平行进口汽车销售警情由原来的每天30余起下降为零,营商环境大为改善。2018年以来,克服国际市场环境不利影响,天津市平行进口汽车外贸进口额达169.3亿元,同比增长3.9%。

人民是扫黑除恶的最大动力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振士气,赢得民心

2013年,高卫被红桥区物资回收公司任命为刘家房子旧物市场法人代表。上任前,公司领导找他谈话说,你到了市场,千万小心别被打伤。 

这是一个大型二手物品交易市场,位于天津近郊的北辰区天穆镇刘家房子村,2003年建成,由红桥区物资回收公司和刘家房子村合作经营。2001年以来,以臧洪涛为首的犯罪团伙在此盘踞,以各种借口强拿硬要,不少商户常年被威胁、勒索、殴打,纷纷闭门歇业。

64岁的王静文从河北滦县来到刘家房子市场卖旧家具,得空喜欢带着孙子转转城区,爷孙俩都喜欢天津人的热情好客。同时,在天津做了10年生意,王静文也恨透了横行霸道的臧洪涛团伙。“俺自个儿卖东西,他们给定价,定多少就是多少。到店里就要钱,不给就打,打完还得给。”

2016年,市场面临拆迁重整,臧洪涛团伙看准时机,在9米宽的消防通道上违章搭建钢结构罩棚。市场管理人员李宝君出面制止,臧洪涛指示团伙成员追着李宝君殴打,又赶在民警到来之前将手指砸成骨折,以自残手段敲诈勒索李宝君8万元。多年来,臧洪涛团伙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欺压商户、强占市场,私搭乱建门面房1200余平方米,非法获利1500余万元。

“面对黑与恶,就得不怕死!”

说这话的,是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小淀派出所政委宋世强。2018年,北辰分局挑选30名政治坚定、业务精湛、作风过硬的民警,组成专案组,临时党支部提出“三不怕”:不怕艰难险阻、不怕流血牺牲、不怕家人受到报复。

“这回要来真的啦!”现场动员会就在刘家房子旧物市场召开,时任北辰分局局长的张健被商户们团团围住。更多的受害人站了出来,更多令人发指的线索被挖了出来。

历经7个月,辗转5个省,经过细致而艰苦的调查取证,专案组一举捣毁了以臧洪涛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消息传来,商户们奔走相告,流下热泪。被迫外迁多年的老商户闻讯回归,送给北辰分局的锦旗上写着四个大字——“人民英雄”。

“受黄兴国、武长顺流毒影响,天津公安队伍一度圈子文化、好人主义盛行,‘摆平就是水平’等错误思想根深蒂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锤炼了队伍,重振了士气,赢得了民心。”张健感慨。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2018年10月19日,天津市委常委会提出:通过三年专项斗争,力争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全部彻底扫清,涉黑历史积案全部清仓见底,无新生黑社会性质组织。

2018年5月至今年4月底,天津市刑事警情同比下降32.5%,行政(治安)警情同比下降17.2%。

创新基层治理,夯实基层政权 

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既有力打击震慑黑恶势力犯罪,形成压倒性态势,又有效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

2017年10月,天津市公安局蓟州分局文安街派出所接到一起警情。报警人叫曹立,曾帮人牵线搭桥找于忠借钱。因利息太高无力偿还,借款人跑了,于忠便纠集一伙人到曹立家暴力催债。

于忠是谁?蓟州区何庄村党支部书记。这不是他第一次暴力索债。

小案个案撕开口子、揭开盖子,最终挖出隐藏较深的黑恶根子。蓟州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逐步掌握了以于忠为首的涉黑组织横行一方、为非作歹的涉嫌犯罪事实。

自2002年担任村支书后,于忠竟成了说一不二、无人敢惹的“村霸”。2010年,他成立贷款公司高息放贷,让手下以殴打、威胁、滋扰、纠缠等手段非法讨债。被害人闻章借款30万元,被逼写下80万元的欠条。

2011年7月村党支部换届,于忠操持选举,实现连任。利用职务之便,于忠提前获知了村里拆迁的消息,借机谋取私利。他与同伙在村里抢建房屋,以违章建筑获取拆迁补偿款300多万元。

最终,于忠团伙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5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1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是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的治本之策、关键之举。天津市2018年村居组织换届,明确提出扫黑除恶与农村换届选举同步推进。

天津3538个行政村,蓟州949个,超过1/4。蓟州组织全区20个部门开展联查,对1.1万余名候选人严格把关,凡与黑恶势力有关联、参加过黑恶性质活动、侵害群众利益的,坚决予以清除;凡干扰破坏基层组织决策执行、围攻“两委”班子的宗族宗派势力和“村霸”“乡霸”,依法严厉打击。

从2018年5月16日邦均镇小孙各庄村拉开村级组织换届帷幕,到9月12日,短短120天,蓟州949个村换届工作全面完成。“扫黑除恶与基层组织建设同步推进,风清气正、群众服气。”蓟州区委书记于立军说。

扫黑除恶是维护公共安全的必答题。着眼交出合格答卷,天津奏响创新基层治理进行曲——

战区制、主官上,提升基层党建组织力。各级党组织书记亲自抓,挺起主心骨,党建为引领,打通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

既破网、更断根,铲除黑恶势力“保护伞”。全市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调查涉黑恶腐败和“保护伞”163件339人,其中“官伞”38件59人,“警伞”67件98人,履职不力、失职渎职的“庸伞”58件182人。

共同抓、人人管,构筑共建共治新格局。“津门蓝盾”“北辰百姓”“河西大姐”……81项基层社会治理内容清单化,30多万平安志愿者活跃津门。

治源头、防风险,拓展预警预防新领域。拉网排查矛盾纠纷19万件,96.8%得到调处化解。

清积案、破难题,蹚出攻坚克难新路子。全市信访积案大起底,紧盯群众最急、最怨、最烦,756件“骨头案”“钉子案”清仓见底。

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一字之差,尽显使命。

七十二沽春水阔。滔滔不止漾碧波的海河,必将给予津沽大地绵长润泽。

(文中受害人均为化名)

《 人民日报 》( 2019年05月24日 13 版)

民进党5月22日下午举行“中执会”,讨论确定蔡英文与赖清德两人的初选办法。没想到,会中党主席卓荣泰突然发表声明,并震怒宣布会议休息,随后赖清德直捣党中央,并进入主席办公室与五人提名小组成员等会商,之后即提出以韩国瑜为假想敌的“三个如果”新方案,并借民进党中央的场地直接向记者公布,蔡英文初选发言人阮昭雄事后发表五点声明,质疑民进党中央偏袒赖清德。

微信图片_20190523170057

民进党“中执会”上演现实版“宫斗戏”

在本次“中执会”中,“中执委”对两个初选方案进行讨论。一个是跨派系提出的版本,蔡英文代表林锡耀说明,这次提案包含初选民调时程定在6月10日至14日,民调方式采手机、市话各半,对比式民调对手则将纳入高雄市长韩国瑜及台北市长柯文哲。

另一个版本为党主席卓荣泰提案,强调既然双方在过去两次协调没有达成共识,那就按照原案提交“中执会”,初选民调进行的时程,规划在6月10日至14日,但民调对比方式,以及是否纳入手机还需要讨论。

在会议进行中,泛英系、中间立场“中执委”态度明确,多支持跨派系的提案版本,且炮口一致瞄准担任赖清德代表的“中执委”林俊宪。在双方陷入僵局,赖阵营明显居于弱势的情况下,党主席卓荣泰突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声明进行朗读。

卓荣泰声明中说,3月13日“中执会”(当时确定了4月17日提名的时程,后因赖清德3月18日宣布参选,被泛英系两次修改推迟)如“儿戏”般通过公告,今天是用另一场把它毁灭掉,最后直接宣告会议休息。在座的英系“中执委”陈明文当场回呛,“那是时空背景,不能这样讲啦,你这样讲不对”。随后民进党也关掉直播画面。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事后在记者会上解释当天的“临时状况”时说,“中执会”陷入僵局后,有建议双方阵营代表同蔡、赖二人现场沟通,看有没有办法解决死局。赖清德率先回应,随后前往“中执会”现场。

赖清德赶到民进党中央后就直接进入党主席办公室,与民进党五人提名小组成员的陈菊、柯建铭、郑文灿以及党主席卓荣泰、蔡阵营代表林锡耀、赖阵营代表林俊宪等人会商。

在密室会商结束后,赖清德直接到民进党中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而且这场记者会还提供全程的直播服务。

赖清德在记者会上抛出“三个如果”的新方案:一、如果蔡英文赢韩国瑜,赖无条件支持蔡竞选连任;二、如果赖没有赢韩国瑜,也全力支持蔡竞选连任;三、如果赖赢韩国瑜,韩国瑜又赢蔡英文,由赖出马竞选。另外,赖清德也同意纳入手机民调,至于纳入比例,请民进党中央协调。

蔡英文初选发言人阮昭雄:主席偏袒赖清德

“中执会”后,蔡英文初选团队发言人阮昭雄发表五点书面声明,批评卓荣泰“没收中执会”,也“没收民主机制”,更是偏袒赖清德。

阮昭雄说,一、 今天二十几名“中执委”之所以提出三人对比式民调的方案,是基于选战最可能发生的真实状况,也是要为民进党找到2020最有可能胜选的候选人。卓主席可以有个人意见,但主席主持会议,有责任让“中执会”的讨论顺利进行,而不是阻止“中执会”的讨论。今天“中执会”对此提案已经讨论很久,眼见也即将要有结论,但卓主席的议事主持,突然念完预先准备好的稿子后中止会议、关掉直播,也让今天“中执会”没办法决定初选的期程与方式,造成期程的延宕,这无异于没收“中执会”,没收民主机制。

二、 令人错愕的是,在会议中止后,赖清德突然现身中央党部,向卓主席提出他的方案。如果赖有相关主张和方案,在协调期这么长的时间,应该可以在协调期提出,或者循“中执会”提案的管道,让“中执会”充分讨论,而非用这种方式提出。更令人惊讶的是,赖清德竟然还在“中执会”散会后,在党中央召开记者会,诉求他的新方案。卓主席强行中断“中执会”的讨论,让单一方候选人赶来提案,并在党中央正式召开记者会。这样的偏袒,难道不会被质疑初选办理的公正性吗?

三、赖清德方面一直批评“中执会”修改游戏规则,但在今天会后的提案,不也正是改变规则吗?为何二十几名“中执委”提出方案是改变游戏规则,而赖清德提出方案就不是?

四、对于赖清德的提案,我方的态度是:协调期已经结束,今天“中执会”的民主程序已有趋近共识的方案,就是三人对比、民调纳入手机,一切应回归党的民主机制来决策,双方公平竞争,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不需要谁让谁。

五、协调期已结束,蔡英文的态度很清楚,作为党员,尊重党内民主机制,静待“中执会”作成最后决议。

赖阵营:不是多数可以决定一切事情

面对蔡阵营的质疑,赖清德行动办公室发言人李退之表示,卓荣泰在“中执会”中场休息后,就“中执会”讨论情形,请双方代表联络参选人,询问意见,赖清德因此才前往党中央提出方案,以顾全民进党的初选民主机制。

李退之强调,根据“宪政”原则,不是多数可以决定一切事情;政党内部事务,也是要符合民主“宪政”的原则,以国民党“马王之争”为例,政党的内部事务一样要受民主宪政规范。

民进党:下周三最后确定初选方案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在事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在不影响6月10日至14日执行初选民调,6月19日“中执会”公告初选提名人规划的前提下,后续一周蔡、赖双方将继续同五人协调小组及党中央密切沟通,确定对最新方案的态度,下周三(5月29日)“中执会”最后定案初选方案。

来源:央视


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倪恺表示,“我们也将借此进一步优化厂家与经销商之间的工作流程,强化并提升服务标准,在经销店内增设专门负责保障客户权益并听取客户反馈的专职岗位。”

该《服务公约》明确指出了“绝不捆绑销售”等明令禁止的行为。同时,奔驰销售服务公司及奔驰金融公司已设立《服务公约》专项工作组,并公布了客服电话专线(400-818-1188),听取客户的反馈意见。

此前,奔驰销售服务公司已经启动了相关审查与整改工作,并于4月底开始通过第三方机构对经销商网络的收费项目进行专项复核。此外,奔驰销售服务公司还在客户服务方面实施一系列举措,进一步优化并改进客户服务流程和标准。

目前,奔驰金融公司正对经销商网络开展针对金融服务费收取的自查与核查工作,明确要求经销商不得以奔驰金融公司的名义、或以为客户提供奔驰金融公司的金融服务为由收取费用。

对于奔驰新出台的《服务公约》,23日下午,此前因奔驰新车发动机漏油维权引发关注的西安奔驰女车主王倩(化名)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从新闻上获悉奔驰服务新规的内容,她感到很高兴。

日前,她已经验过新车但还未交付,正在办理相关手续。“这涉及的手续比较复杂,原来发动机漏油的车我之前已经上过牌了,但我提出要求,把问题发动机提交给相关部门送检,需要办理发动机变更手续,然后还得停掉旧车的贷款,变更牌照,新车也还要办理很多手续,目前都在正常走流程。”

说起新车验车,王倩说,体验跟上一次很不一样,她到4S店,工作人员就主动出示了新车的PDI证书,“很感动,对于这件事的处理,我目前很满意”。此前王倩跟4S店和奔驰商谈时提出对漏油发动机进行检测,但目前,王倩未收到关于问题发动机的检测结果。

文/本报记者 李涛 戴幼卿 李卓雅 地产界地产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儿

陈刚,大规模,新区,雄,副省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