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著名指挥家余隆执棒 《江城子》与“贝九”同台“对话”

排练现场。 上海交响乐团 供图 摄 排练现场。 上海交响乐团 供图 摄

中新网上海3月17日电 (王笈)“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当你徘徊在你的征途,欢乐让你像英雄一般走向胜利”……在著名指挥家余隆的执棒下,交响合唱《江城子》和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以下简称“贝九”)17日晚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上演了一场同台“对话”。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被公认为“乐圣”贝多芬在交响乐领域的最高成就。席勒的诗配上贝多芬得之不易、过目不忘的“欢乐颂”主题,整部作品承载的象征意义远远超出音乐本身。时至今日,“贝九”已成为音乐史上最贵重的作品。

交响合唱《江城子》则由中国著名作曲家陈其钢创作,取材于宋代文豪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是苏轼为悼念亡妻所作。整部作品在情感上延续了原作中“天人两隔”的基调,在技术上难度极高,不仅融入了真实情感,也是作曲家在创作上的挑战。

同是交响合唱作品,“贝九”表现的是人类大同,《江城子》则描绘了中国人的情感,是人类大同的一部分。在余隆看来,观众可以从《江城子》中体会到中国文化的一种精髓,“中国文明是世界文明的一部分。希望大家了解世界文明的同时,对中国文明也有一个很好的传递。”

而当晚音乐会的合作阵容中,除了上海交响乐团,还有指挥家小泽征尔发起的东京歌剧院合唱团。

尽管十分喜欢中国文化,但在演绎《江城子》时,吐词上如何表达好中国文化的意境,对于这支日本合唱团来说仍是个难题。排练期间,余隆给予了不少建议:“‘十年生死两茫茫’,‘生死’还是要强调的,要赋予一种体会”“好比一团墨在宣纸上化开”。

在余隆看来,“古曲新生”往往会带来更为巨大的冲击力,让观众从中寻找到一个新的世界。“到底什么样的中国作品能够走上世界舞台?我认为它的音乐应该既是中国的,也是国际的;越能够提炼中国最优秀文化的作品,越能够走向世界。有了这种中国文化的‘基因认同’,才能体现作品的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完)

中国,余隆,贝九,贝多芬,上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